•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獨龍族:整族脫貧的教育典型

    發布時間:2019-05-06 作者:楊舒涵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2015年1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雲南考察期間,看望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少數民族群衆代表時特別強調,全面實現小康,一個民族都不能少。

    2019年3月8日,全國人大代表、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馬正山在全國兩會鄭重宣告——作爲人口較少的“直過民族”,獨龍族實現了整族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到了2.63%,獨龍江鄉1086戶群衆全部住進了新房,所有自然村都通了硬化路,4G網絡、廣播電視信號覆蓋到全鄉,孩子們享受著14年免費教育,群衆看病有了保障。

    獨龍江鄉是貢山縣面積最大的鄉,位于滇西北與緬甸交界處,邊境線長97.3公裏,下轄巴坡村、馬庫村、孔當村、獻九當村、龍元村、迪政當村6個行政村,是我國境內獨龍族唯一的聚居地。

    根據2018年雲南省民政廳的統計數據,全鄉總人口0.44萬,98%以上的居民是獨龍族。2018年年底,迪政當村15戶51人脫貧出列,實現獨龍江鄉整鄉脫貧出列、獨龍族整族脫貧。同年,全鄉農村經濟總收入2859.96萬元,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122元,同比增長23.5%,成爲貢山縣率先脫貧出列鄉鎮,並榮獲“全國脫貧攻堅組織創新獎”。

    在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的進程中,鄉人民政府及各級各部門達成的共識是:要以教育發展築牢獨龍族脫貧致富的根基。綜合來看,教育的貢獻具體體現在以下八個方面。

    14年免費教育令適齡兒童全員受益

    独龙江乡政府所在地孔当村设有一所九年一贯制中心学校,以及龙元小学、巴坡小学、马库小学、迪政当村小学4 个教学点。其中,巴坡小学是独龙江乡第一所学校,而且是由独龙族同胞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携手建成。2013年10月,独龙江乡的小朋友们还拥有了第一所属于自己的幼儿园。

    独龙江乡人民群众支持教育,拥护教育,都愿意把孩子送到学校学习。自2016年开始,独龙江乡实施学前2年、小学到高中12 年共14年免费教育。截至2018年年底,全乡适龄儿童入学率100%,初中阶段毛入学率100%、巩固率100%,全乡适龄儿童入学率100%,初中阶段毛入学率100%、巩固率100%。小学阶段入学率、巩固率和升学率自2010年至2018年连续9年保持100%。献九当村幼儿园综合楼2019年内建设完工后,独龙江乡6个村委会将实现學前教育全覆盖。

    當前,全乡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乡村教师生活补助等政策全面落实,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等项目扎实推进,学生食堂、宿舍楼、阅览室、电教室等功能用房在独龙江中心学校以及各校点一应俱全,全乡义务教育基本实现均衡。

    落實培訓和待遇政策促進教師安心任教

    得益于“國培計劃”和省級教師培訓,獨龍江中心學校教師每人每年至少能參加一次32個學時以上的培訓,90%以上的教師學曆已經從專科提升爲本科,鄉村教師補貼全面落實,最低補助標准至少每人每月500元。

    按照州政策,縣及縣以上所屬學校具有中級及以上職稱的教師到鄉村學校任教,連續服務滿2年以上(含2年)的,從到鄉村學校服務之日起,省財政給予每人每年1萬元的工作崗位補貼。由此,教師流動和流失現象得到明顯改善。2018年教師節,雲南省委、省政府對全省500名從教20年以上的在職優秀鄉村教師,每人給予10萬元的獎勵,獨龍江鄉中心學校校長楊四洋接受表彰,在當地形成了極大的反響,營造了尊師重教的社會氛圍。

    精准送學“兩後生”阻斷代際貧困

    “兩後生”指的是初、高中畢業未能繼續升學的貧困家庭中的富余勞動力。爲了精准識別貧困學生,獨龍江鄉政府建立了建檔立卡戶平台,學校教師會入戶甄別家庭的貧困程度;資助政策有資金補貼(免除學雜費、課本費,免費解決吃住問題),同時還對貧困學生提供心理疏導服務。

    2018年5月,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印發了《怒江州“兩後生”送學工作10條措施》,要求:

    ——建立“兩後生”底數台賬。

    ——建立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兩後生”底數台賬。

    ——落实云南省对怒江初高中毕业未能继续升学的农村户籍学生开展職業教育全覆盖试点。

    ——落實珠海—怒江東西部扶貧協作“雙百工程”,對有意願到珠海接受職業技工教育且具備基本文化素質等條件的“兩後生”實行百分之百接收就讀珠海市職業技工院校,采取“1+2”(怒江班)、“0+3”(三年珠海班)或“2+1”(第三年實習到珠海)模式培養,百分之百推薦就業。怒江籍學生在珠海學習期間免除學費、住宿費、雜費,並給予生活交通補助。

    ——落实国家中职教育免学费政策,由县市教育主管部门会同职业学校落实国家对公办中等职业学校全日制正式学籍一、二、三年级在校生中所有农村(含县镇) 学生、城市涉农专业学生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费(艺术类相关表演专业学生除外)。学费标准低于每生每学年2000元的免除全部学费,学费标准高于每生每学年2000元的免除2000元,高出部分由学生家庭负责承担。

    ——落實國家助學金政策,助學金資助標准爲每生每年2000元,主要用于資助受助學生的生活費開支。

    ——实行建档立卡贫困家庭扶贫助学补助政策,在执行国家中等職業教育现行免补政策的基础上,确保省财政对纳入普通全日制学籍管理的怒江农村户籍(含农转城)学生初中起点中职学生在校期间第一学年、第二学年,高中起点中职学生在校期间第一学年,每生每学年给予2500元的生活补助。

    ——鼓勵就業創業。

    ——建立“两后生”職業教育责任体系。

    ——考核問效。將“兩後生”送學工作納入縣市黨委、政府扶貧開發成效考核範圍。

    2017年,独龙江乡中心学校的统计数据显示,学校初中毕业生考上高中的比例不到30%。在政策的推动下,以及考虑到公办中等职业学校实施免费教育的吸引力,独龙江乡越来越多的适龄学生到珠海市、昆明市、六库镇和贡山县城就读中等职业学校,而且依靠校企合作带来的就业机会,基本实现了“上学一人、就业一个、脱贫一家”的目标,有效阻断了贫困的代际传递,同时也带动附近的乡镇乃至邻近的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维西县的初中毕业生们主动选择接受中等職業教育,以改善家庭贫困状况。

    學校主動擔當普通話學習與推廣的責任

    獨龍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獨龍族曆史上沒有文字,主要以刻木、結繩的方式記事和傳遞信息,語言不通一度成爲獨龍族經濟發展的桎梏。

    1999年独龙江公路修通,独龙族群众历史上第一次坐汽车出入独龙江乡,语言接触加快。独龙江乡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大多来自独龙族家庭,从小不会听汉语,也不会说汉语。自从2016年有了學前教育,独龙族的孩子们才开始学说普通话。现在,在幼儿园里,教师和孩子们既讲普通话,又说独龙族话。2018年12月8日,独龙江乡中心学校举办了2018年秋季学期“山水教育——读国学、诵经典”国学经典朗诵比赛,激发了学生学习普通话、学好普通话的热情,拓展了教师开展普通话教学的思路,实践探索了第一课堂与第二课堂的联动,为普通话教学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助力。

    鄉村優秀校長扶起學生鴻鹄之志

    李學梅老師從事教學工作25年,在怒江大峽谷最深處默默地燃燒自己的青春年華,照亮了一批又一批少數民族孩子的人生。2013年8月,她從縣城調到獨龍江鄉中心學校任校長,當時正值整鄉推進獨龍族整族幫扶工程的關鍵時期。

    李校長結合學校實際,提出“學生好,一切都好”的辦學思想,制定“勤學、立德、感恩、文明”的校訓,引導學生愛鄉、愛國、立志、追夢。獨龍江鄉的孩子們特別希望走出家鄉,去感受不一樣的世界,追尋自己人生新的可能性。同時,走出去是爲了更好地回歸、反哺獨龍江鄉,他們也渴求通過接受教育,找到幫助家鄉變得更好的“良方”。

    全鄉強化教育改變命運的榜樣力量

    “2012年,獨龍族有了第一位女碩士研究生。”這是曾任獨龍江鄉鄉長、全國優秀共産黨員高德榮老先生特別喜歡挂在嘴邊的驕傲,也是獨龍族群衆們口口相傳的優秀典型。

    如今,從獨龍江鄉走出了學者、教授、名醫,有的在雲南省的高校教書育人,有的在省級醫院救死扶傷,有的考上公務員爲人民服務,都成爲獨龍江鄉孩子們的榜樣。他們的經曆也堅定了獨龍族人民對教育的信心,鞏固了教育投入的優先地位,促進了獨龍江鄉的教育發展邁入良性循環,幫助青少年樹立脫貧致富的志氣、增強擺脫貧困的信心,讓教育扶貧的扶智與扶志功能體現得淋漓盡致。

    “互聯網+教育”促進教育扶貧與教育公平齊飛

    受自然條件限制,處于深山腹地、邊境地區的獨龍江鄉信息化水平非常滯後。在雲南省人民政府的大力推動下,得益于中國移動、中國電信的專業技術支持,獨龍江鄉中心學校的光纖提速到了100兆,“互聯網+教育”在獨龍江鄉已經形成以“三通兩平台”爲基礎,包括幼教雲、職教雲、班班通、人人通等系列産品的全套教育信息化方案。

    教师可以通过平台学习名师讲授,共享板书和多媒体教学课件,随时上传备课课件到个人空间,并依托4G 网络和手机终端共享无差异的教育资源。学生可通过名师导学应用,获取城市名校精选课程,在线答疑巩固学习成效,在家里随时登錄个人空间,复习智慧课堂的课件和资源,还可以通过中国电信的“异地在线课堂”系统与其他地区的孩子同时上课。从“异地在线课堂”了解到的崭新的教学方式与课堂管理理念,也给独龙江学校的教师们带来了启发。时空距离被打破的同时,城乡教育新的对话与交流方式诞生了!

    資源輸入型幫扶側重支持教育可持續發展

    獨龍江鄉的教育發展一直受到雲南省各級各類學校的關注,近幾年不乏各種教育物資捐贈和幫扶項目落地獨龍江。可喜的是,相對于傳統的物資捐贈型幫扶,越來越多的資源輸入型幫扶開始側重支持當地教育的可持續發展,強調長效機制的建立,並將支持師資隊伍建設、優化資源共享和提升教學質量作爲幫扶項目的核心目標。

    獨龍族整族脫貧的矚目成就,體現出從中央到地方政策支持的強大動力,凝結了人民群衆對教育改變命運的堅定信念,整合了各類優質教育資源和信息技術優勢,而且全鄉群衆一直致力于教育反貧困功能的開發和實現,是教育扶貧、扶智、扶志的成功案例,並表現出教育扶貧的精准性和功能性、教育扶智的全員性和共享性、教育扶志的激勵性和可持續性等特點,對我國“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民族地區的教育脫貧攻堅具有極強的示範性與啓示性。

    今年4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給獨龍江鄉群衆回信,激勵大家繼續團結奮鬥創造美好生活,進一步激發了獨龍族同胞自強不息、蓬勃向上的幹勁和熱情,更加堅定了廣大扶貧幹部和貧困群衆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信心和決心。(作者系雲南師範大學教育科學與管理學院院長助理,講師)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