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爲什麽要提升社會大衆對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水平

    發布時間:2019-09-11 作者:汪瑞林 来源:《基礎教育课程》杂志2019年第9期(上)

    统编三科教材的关注者除了教育圈内教材的使用者、研究者,教育圈外泛在的社会大众也是重要人群。教师和研究者对教材的认知水平较高,而社会大众则存在认知上的偏差并容易引发负面的教育舆情。据此,应加强宣传引导,形成统编三科教材建设是“国家事权”的认知,以整体性、综合性视角看待统编三科教材及基礎教育课程改革,以与时俱进、科学求实的态度看待统编三科教材的变化,提升社会公 众对统编三科教材的认知水平。

    由教育部組織編寫的義務教育語文、曆史、道德與法治三科教材經國家教材委員會審查通過後,2017年9月開始在全國各地中小學起始年級統一使用。2019年9月,統編三科教材實現義務教育所有年級全覆蓋。

    統編三科教材自面世以來就成爲社會關注的熱點話題,其受關注度超過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曆次中小學教材的改革、改版。教材的改革關系到青少年的成長,與每個家庭和學校有著天然的緊密聯系,能喚醒和激發每個人的教育情結。如何正確認識和回應社會大衆對于統編三科教材的關切,讓全社會對統編三科教材形成正確的認知,直接關系到統編三科教材的使用、落地及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落實。認真分析研究統編三科教材的輿情傳播特點,做到對應施策,有助于在全社會形成良好的教育氛圍和育人環境,推動中小學課程及教學改革。

    一、兩個群體對統編三科教材的不同認知

    關注統編三科教材的群體,按照身份特征及與統編三科教材的關系,可以分爲兩個群體:一個是中小學的教師、學生及各級各類教科研人員、教育管理人員,他們直接與統編三科教材打交道,是教材的使用者或研究者;另一個是泛在的社會大衆,包括現在及曾經的學生家長。圍繞統編三科教材,形成了教育圈內、圈外兩個“輿論場”和兩種對話交流方式。

    1教育圈內統編三科教材使用者、研究者的認知特點

    使用統編三科教材的教師、學生,以及相關教科研人員、教育管理者等,他們關注統編三科教材,主要聚焦于如何理解教材及使用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存在的困惑,雖然也存在一些矛盾和分歧,但都屬于教材編寫者與使用者之間的專業對話與交流。在這方面,一直存在著暢通、高效的溝通交流機制和通道。統編三科教材投入使用後,教育部組織教材編寫專家及教育行政部門人員兵分多路赴全國各地進行多輪實地回訪和跟蹤調研,開展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近90%的學生表示喜歡統編三科教材,認爲新教材內容豐富有趣、語言優美、圖文並茂、能啓發思考;教師對新教材總體滿意度達90%,對教材的思想立意、內容選材、呈現方式等給予了較高評價。教育部還專門組織舉辦了多期培訓班,請教材主編或編寫人員、審查專家、試用試教的特級教師和教研員進行現場培訓與指導,爲教師答疑解惑。承擔統編三科教材出版任務的人民教育出版社也開通了收集反饋意見的渠道。

    教师、学生及教科研工作者、教育管理者,他们对三科教材实施统编的重要意义、 价值和改革背景有较为深刻的认识,因而围绕统编三科教材形成的各种意见表达、交流与沟通,主要基于专业性与建设性方面的考虑,更多的是以肯定统编三科教材为前提,客观、理性地就事论事,并未形成负面舆情,针对这个群体的相关宣传报道目标明确、渠道通畅、内容准确严谨,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2教育圈外泛在的社會大衆的認知特點

    在教材使用者、研究者之外,無明確身份特征的社會大衆構成了關注統編三科教材的另一個群體,他們分布在社會的各行各業,其接收信息、發表觀點和傳播信息的途徑主要是網絡,以微信、微博、網絡平台客戶端爲主陣地。他們對于統編三科教材的一些評論和傳播行爲,是統編三科教材成爲社會熱點話題的主要推動力。

    統編三科教材成爲社會關注的熱點話題,從側面說明了社會大衆對教材改革、課程改革的重視,需要辯證地看,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比如,統編曆史教材將“八年抗戰”的表述改爲“十四年抗戰”(即將抗日戰爭的開始節點由1937年的“七七事變”改爲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這一基于史實的改變在全社會引發熱議,人民日報等權威媒體通過宣傳報道,從多角度闡釋了“十四年抗戰”提法的理論依據及重大意義,廣大網民紛紛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上發表自己的意見,絕大部分是表示贊同的。這一由統編曆史教材引發的熱點話題,激發了青少年乃至全社會的愛國熱情,是一次很好的愛國主義教育。

    但是,不可否認,一些發端于網絡社交媒體、圍繞統編教材選文變動及內容調整的相關信息和評論,在網上大量、快速傳播後,也引發了負面輿情。仔細分析這些輿情可以看出,這個群體對于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具有以下特點:其一,對統編三科教材文本缺乏全面、深入的了解,一些言論建立在道聽途說、斷章取義的基礎上,以訛傳訛;其二,一些人對統編三科教材的評論,建立在自己過去的學習經曆和記憶的基礎上,對改變有種抗拒心理,“我們上小學的時候都學過這篇文章,怎麽就沒有了?”就是這種心態的典型表現;其三,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故意混淆視聽,惡意攻擊統編三科教材,將客觀、理性的討論引向非理性的情緒宣泄。

    總體來看,教師、學生、教科研人員和教育管理者對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水平較高,交流溝通和輿論宣傳效果都較爲理想;泛在的社會大衆對于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參差不齊,認知上的偏差是導致其觀點、態度、情緒背離客觀和理性,進而引發負面教育輿情的主要原因。

    二、加強宣傳引導,提升社會大衆對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水平

    要最大限度地獲得社會認同、營造良好的教育氛圍、發揮好統編三科教材的育人效果,就需要對教育輿情進行合理引導和科學應對,使教育圈外泛在的社會大衆對統編三科教材形成正確認知。

    1形成統編三科教材建設是“國家事權”的認知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 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我国要“明确事权,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2016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教材建设是育人育才的重要依托,建设什么样的教材体系,核心教材传授什么内容、倡导什么价值,体现国家意志, 是国家事权。”为了落实这项国家事权, 2017年7月,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家教材委员会,教育部组建成立了教材局,并成立了课 程教材研究所。

    國家事權是國家權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教材建設作爲國家事權,對國家而言,明確了國家在教材建設過程中的主體地位;對教材而言,必然會體現國家權力的某些具體特征。教材體現著國家意志,教科書不是學術專著,其中只有編寫者對國家政策方針、教育思想的理解,絕不允許有私人的非政府觀點。

    在經濟全球化時代,中國要培養認同自己國家、認同自己文化的合格建設者和可靠接班人。教育具有塑造未來的功能,教材是規範教育最主要的工具,因此教材必須體現國家意志。

    三科教材意识形态属性强,具有极其重要而特殊的育人功能。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服务于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是统编三科教材必须坚守的国家意志。国家意志与人民意志具有统一性,国家权力是人民群众集体认同和赋予的,但国家意志不等于个人意志的加总,当认知发生冲突,个人意志、集体意志必须服从于国家意志。站在这样的高度、有了这样的认知, 面对从儿时记忆或个人偏好出发的诸如“古诗词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我们以前学过的某篇课文怎么没有了”的话题时,我们自然就会明白应持何种态度。

    2以整体性、综合性视角看待统编三科教材及基礎教育课程改革

    基礎教育课程改革与统编三科教材建设的根本指向是育人,这一目标指向决定了基礎教育各项改革需要综合协调、整体推进。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3月18日召开的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指出:“要坚持显性教育和隐性教育相统一,挖掘其他课程和教学方式中蕴含的思想政治教育资源,实现全员全程全方位育人。”义务教育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三科在思想政治教育方面发挥着独特作用且有共通性,都强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教育。有些学习内容,是放在语文学科还是历史、道德与法治学科,放在哪个学习阶段,可以根据学科内容特点、学生所处年龄阶段进行整体统筹安排,不一定要划出泾渭分明的学科界限。以古诗词为例,在体现爱国主义和家国情怀方面,语文四年级上册第七单元安排了唐代王昌龄的《出塞》和 宋代李清照的《夏日绝句》,历史七年级下 册第二课“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用了唐代诗人杜甫的《忆昔(二首其二)》;在体现珍惜亲情友情、热爱自然山水等方面,不仅是语文,在道德与法治及历史教材中都有相关的古诗词;同时,很多英雄人物,如岳飞、林则徐、董存瑞、雷锋等,在语文教材中有相关课文,在道德与法治或历史教材中也出现过。这种安排,体现了教材编写服务于教育主题的整体性、综合性特点。

    認識到統編三科教材的這一特點,就不難理解三科教材中相關內容的調整意圖了。一方面,某些重要曆史人物或曆史素材可以進行強化性的安排;另一方面,爲了避免不必要的交叉重複,可以根據學科特點統籌安排教材內容,進行適當的增刪調整。比如,統編語文教材刪除了大家比較熟悉的原人教版初中語文教材中的文言文《陳涉世家》,一時引起社會大衆熱議。人民教育出版社回應稱:陳勝、吳廣起義是初中曆史必須講述的內容,統編初中曆史教材七年級上冊在《秦末農民大起義》一課專列“陳勝、吳廣起義”,詳細介紹陳勝、吳廣大澤鄉起義,並引述了名句“王侯將相甯有種乎”,這些內容與《陳涉世家》有重複,考慮到《史記》在中國文學史上的重要地位,初中語文統編教材在八年級上冊從《史記》中選擇《周亞夫軍細柳》一文替換《陳涉世家》。《周亞夫軍細柳》刻畫了周亞夫治軍嚴明、令行禁止、不畏權勢的形象,文章篇幅較短小、情節性較強,比較適合初中文言文教學。

    统编语文教材除了对一些课文进行增删外,还有一些课文经过专家研究,结合学生不同年龄段的认知特点、学习难度等情况做了顺序上的调整。社会大众的很多批评、引发的负面舆情,实际上都是因为对统编三科教材缺乏整体的认识造成的。如果没有整体观、大局观,仅从个人角度出发,不管是哪篇课文被拿下、哪部分内容被删除,都会有人反对。當前的基礎教育改革中存在这样一种倾向,即不同部门和个体从自身的角度出发,都觉得某方面的教育内容应该进学校、进课程、进教材,但是站在全局的角度看,这些内容的重要性、必要性就大打折扣了。试想,如果教材里以前有的内容都不能减,或只增不减,一些反映社会进步的先进文明成果又要不断加进来,教材岂不是只能越编越厚?减轻学生过重的学习负担从何谈起?

    3以與時俱進、科學求實的態度看待統編三科教材的變化

    中小學教材應保持一定的連續性、穩定性,但這並不意味著教材只能墨守成規、一成不變。統編三科教材的編寫應體現時代性,在繼承發展的基礎上守正創新。這就要求統編三科教材充分體現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治國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按照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的要求,既要使經典篇目世代相傳,也要反映經濟社會發展、科技進步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還要有前瞻性、有國際視野。

    三、充分理解統編三科教材的新變化,正確引導社會輿論

    统编三科教材的新变化,首先体现在编写理念上的变化,而内容的调整是与理念变化相统一的。例如,道德与法治教材更加强调贴近学生生活场域,引导学生德法兼修、强化实践体验,全面、系统地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语文教材采取“语文素养”和“人文精神”两条线索相结合的方式 编排,“语文素养”强调听、说、读、写的基本知识和能力,“人文精神”重在选文的思想性,发挥语文学科独特的育人价值,以文化人;历史教材按照“点”“线”结合的方式编排教学内容,强调通过历史学习培养唯物史观,让学生了解和热爱祖国的历史和文化,增强爱国主义情感,坚定社会主义信念。与过去的教材相比,用一句话即可概括统编三科教材的共同特点:更加凸显学科核心素养和价值观的教育,而不拘泥于具体的知识点的学习。教材编写的指导思想、凸显的重点发生变化,各学科的内容自然也会相应做一些增删与调整。例如,历史教材加强了国家主权意识和海洋意识教育,以史实为依托,讲述西藏、新疆、台湾及附属岛屿钓鱼岛、南海诸岛等作为我国领土不可分割一部分的历史渊源,这种变化、调整就是编写思想的具体体现。

    统编三科教材的新变化还体现为编排体例上的不同。例如,语文教材一至六年级每册有六至八个单元,由课文、口语交际、习作、语文园地等组成,其中语文园地包括“日积月累”“字词句运用”“书写提示” 等栏目;七至九年级每册有六个单元,包含阅读和写作两大板块,各单元穿插安排“口语交际”“综合性学习”“名著导读”“课外古诗词诵读”等栏目。历史教材每课以正文为主体,辅以功能性栏目,拓宽学生视野,指向学生学科核心素养的培养。道德与 法治教材也有许多小栏目,不少社会人士、 网民所反映的“消失”了的内容,其实只是从传统的课文、“正文”转而安排到相关的栏目中了。如2017年统编三科教材刚投入使用时,网上有讨论称,有关张衡和地动仪的内容被删除,而实际上,历史教材七年级上册在“两汉科技与文化”一课中专门设计了相关活动,具体内容及要求如下:

    東漢張衡發明創制出世界最早的地震儀器地動儀。但是,這個地動儀早已毀損失傳。後來,人們根據《後漢書》的記載,結合自己的研究,做出了各不相同的地動儀複原模型。請搜集不同的複原模型,並嘗試理解這件古老的驗震器的設計原理。

    教材希望通過這些要求,引導學生以實踐探索的方式更好地了解張衡及地動儀的相關知識,體會中國古人的智慧,增強民族自豪感,提升自身的綜合素質。不僅如此,道德與法治教材五年級上冊在“古代科技耀我中華”一課專門講述了張衡的故事,並且設置了相關欄目,介紹國際上用張衡、祖沖之的名字命名了月球上的環形山。

    從課文、教材正文無所不包到設置衆多板塊和欄目、開展各種學習活動,正體現了從以教爲中心到以學爲中心的教學理念的變化。教學方式的轉變,有利于引導學生開展實踐性、探究性學習,那種在課文中找不到某方面內容就認爲是不重視的人,其思想觀念和對教材的認知還停留在照本宣科式學習的時代。

    統編教材還有一些調整變化是基于科學性要求的。例如,以前的曆史教材在講到中日甲午戰爭時,都提到致遠艦是被魚雷擊中的,但是史學家對這個細節進行仔細研究,查看了作戰雙方的航海日志後,最終確定炸沈致遠艦的不是魚雷而是炮彈。義務教育統編曆史教材執行主編葉小兵認爲,教材編寫是非常專業的,學科有了最新的研究成果,教材一定會發生變化。可以說,教材的這種變化更符合史實了。

    社会大众对统编三科教材的关注和热议,是基于个人受教育经历和学习经验的,他们对教材已经形成固化的理解和惯性思维,当发现教材有新变化时,会不自觉地去探讨其合理性。相对于使用教材、 研究教材的师生和教科研人员而言,泛在的社会大众对统编三科教材的指导思想、 编写理念、特点及体例等缺乏深入了解和正确认知,因而其意见表达很容易陷入与客观事实不符的非理性的误区。他们看到了知识点的变化,却没看到知识点变化背后的东西。这说明,由统编三科教材的变化引发的教育舆情,绝大多数情况下并不存在思想意识上的根本对立,而只是一场因为认知偏差和信息不对称而引发的“误解”,解释清楚后就都可以理解了。

    這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還需要加大對社會大衆的宣傳力度,以增進他們對統編三科教材的了解、提升其認知水平爲重點,加強教育輿情的收集和研判,努力探索移動互聯網時代信息傳播的新方式、新途徑,利用各種信息發布平台及時回應、引導輿論,讓教育圈內、圈外兩個“輿論場”同頻共振,爲統編三科教材的使用、落地和進一步改進、完善創造良好的環境,形成育人的合力。

    (作者:汪瑞林,中国教育报刊社中国教育报课程周刊主编,副编审 )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