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互容 互鉴 互通

    ——新中國70年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之路

    發布時間:2019-09-23 作者:熊建輝 來源:《神州學人》雜志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事業堅持互容、互鑒、互通,曆經在開基創業和艱辛探索中奠定新基礎、在改革開放和面向世界中開創新時期、在轉型升級和提質增效中進入新時代三個發展階段,取得了舉世矚目的輝煌成就。今天,一個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具有相當規模的、總體適應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需要的教育對外開放整體格局已經形成,有力支撐了新中國70年教育事業改革發展、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對外工作需要。

    01

    在開基創業、艱辛探索中

    奠定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新基礎

    blob.png

    1957年11月17日,毛澤東在莫斯科大學接見中國留學生(神州學人資料圖)

    在以毛澤東同志爲核心的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帶領下,新中國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事業的奠基工程伴隨著開國大典的隆隆禮炮聲拉開了序幕。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到1978年改革開放前探索建立社會主義教育制度的曆史征程中,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開始起步和前進。通過近30年探索和實踐,新中國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事業在開基創業和艱難曲折中奠定了70年輝煌發展的新基礎。

    收回教育主權,學習蘇聯經驗,創建新教育制度。1949年12月,新中國第一次全國教育工作會議召開,以老解放區新教育經驗爲基礎、吸收舊教育某些有用經驗、借助蘇聯經驗成爲建設新民主主義教育的重要政策基點。一方面,新中國對過去接受外國津貼的20所高等學校、544所中學、1133所小學,逐步實現教育管理權的轉移,實現了實質性和卓有成效的改造。另一方面,國家教育體系全面學習“蘇聯經驗”。這些努力,爲1956年中共八大以後新民主主義教育方針轉成社會主義教育方針、確立社會主義新型的教育制度奠定了重要基礎。

    吸引留學人員回國參加新中國建設工作。新中國一成立,就提出了“爭取一切愛國的知識分子爲人民服務”的主張。1949年,政務院在文化教育委員會下成立辦理留學生回國事務委員會,教育部制定一系列具體政策,在6年裏吸引和爭取了以錢學森等爲代表的2000多名新中國成立前出國留學人員的回國工作。從此,爭取出國留學人員回國工作成爲國家出國留學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和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事業的重要內容。

    啓動和拓展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新中國正式的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始于與捷克斯洛伐克、波蘭、羅馬尼亞等東歐國家交換留學生。以此爲標志,新中國出國與來華留學事業正式起步,派遣留學生學習其他國家的先進科學技術也開始提上國家議事日程,並成爲向蘇聯大量派遣學習科學技術留學生的前奏。除蘇聯外,我國與其他國家的教育交流與合作取得初步進展,包括留學生交流、教師交流、教育代表團和學者交流、向少數國家提供小額教育援助等內容。1961年到1965年,國家通過加強國內英語教育、建立研究外國問題和外國教育的基地、派遣學生赴西方國家學習外語等舉措拓展與其他國家的交流。

    重點向蘇聯大量派遣留學生,開展對蘇全面教育交流與合作。由于大量向蘇聯派遣留學生,最多時達六七千人,使在上世紀50年代的一段時間裏,我國在國外有上萬名留學生。與此同時,我國與蘇聯的教育交流也得到全方位發展,包括建立兩國政府教育部門的直接聯系,聘請蘇聯專家來華任教,大量引進蘇聯高等學校教材,引進蘇聯的教育學和教學法,介紹推廣蘇聯發展教育的經驗,邀請蘇聯教育代表團考察我國教育並提出建議,推動高等學校之間建立校際聯系,推動俄語教學超常規、跨越式發展。

    建立出國和來華留學管理制度。1956年後,來華留學生規模擴大,留學生生源國也日益多樣化。隨著來華留學事業的發展,與之相關的留學生管理制度也逐步建立起來。國家召開了一次來華留學工作會議,出台了第一份有關來華留學生管理工作的法規性文件;召開了兩次出國留學工作會議,將出國留學人員的工作方針從“根據國內的建設需要學習蘇聯的先進技術”調整爲“專業上保證重點、兼顧一般;保證質量、研究生爲主;滿足短期需要也要兼顧長遠”;還頒布了第一個全面的出國留學生工作管理制度文件。

    確立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的方針。1956年,毛澤東發表《論十大關系》,強調“要向一切國家學習,不但現在要學,一萬年後也要學”“學習外國的長處時必須有分析有批判地學”,等等。這些論述解決了爲什麽要向外國學習、向外國學習什麽、怎麽學等一系列問題,確立了新中國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的方針,爲對外教育交流指明了發展方向。

    在曲折中拓展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文革”初期,我國教育對外交流陷入停滯。上世紀70年代初,我國教育對外交流逐步取得恢複性發展。應外交需要開始派遣留學生赴國外學習外語,且第一次派遣教育代表團出訪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發達國家;來華留學和來華進行教育訪問的國家尤其是發達國家明顯增多。以法國一所高等學校安排學習中文的學生自費到北京語言學院交流幾周爲標志,我國自費來華留學也正式登上了曆史舞台。

    02

    在改革開放和面向世界中

    開創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新時期

    blob.png

    1992年1月,鄧小平在留學人員遊景玉創辦的珠海亞洲仿真公司視察時發表講話,明確向留學人員發出“要做出貢獻,還是回國好”的號召(神州學人資料圖)

    从1978年到2012年,以邓小平同志、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为主要代表的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伴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开创和完善,我国的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事业经历了全面恢复与快速发展(1978-1992)、扩大参与和融入世界(1992-2002)、加入世贸与扩大规模(2002-2012)三个不同发展阶段,在改革開放和面向世界中开创了新时期,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新进展新成就。

    擴大派遣留學生人數成爲新時期教育對外開放的先聲。1978年6月23日,鄧小平作出關于擴大派遣留學生的重要指示。教育部隨後向國務院提交了《關于加大選派留學生數量的報告》,確定了選派計劃。爲落實擴大派遣留學生的出國渠道,中國政府首先與美國達成互派留學生協議,其後又與英國、埃及、加拿大、荷蘭、意大利、日本、聯邦德國、法國、比利時、澳大利亞等國政府商談,成功達成交換留學生協議。

    提出“三個面向”指導方針。1983年,鄧小平提出“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戰略思路,對新時期社會主義教育提出總體要求,將教育對外開放融入整個國家改革開放基本國策和現代化建設的總體設計中,爲黨和政府在新時期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事業發展提供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改革教學方法,更新學校教材。鄧小平同志十分重視各級學校的教材編寫工作,強調這是學習世界科學最新進展和成果的重要途徑。根據鄧小平同志的指示,中央撥專款從美國、英國、聯邦德國、法國、日本等國家引進大、中、小學教材,供我國編寫教材參考。截至1978年2月,進口的外國教材達2200冊。教育部從各地選調了200多人到北京集中參加中小學各科全國通用教材的編寫工作,成立了教材編審領導小組。1978年9月,全國中小學開始使用新編教材。

    逐步完善教育對外開放政策法規,加強戰略謀劃。1993年,《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強調要進一步擴大教育對外開放;1995年,《教育法》對“教育對外交流與合作”專設一章;1998年,《高等教育法》對高校層面的對外交流進行了更細節的規定。加入WTO後,我國陸續制定和修訂了與教育對外開放相關的政策法規文件,大力推進教育交流與合作機制建設,不斷改善教育對外開放的制度環境。2004年,國務院印發《2003-2007年教育振興行動計劃》,提出加強全方位、高層次教育國際合作與交流。2010年,《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以下簡稱《教育規劃綱要》)把教育對外開放作爲推動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的戰略舉措,明確提出進一步加強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水平,引進優質教育資源,提高中國教育國際化水平,提升中國教育的國際地位、影響力和競爭力,培養大批具有國際視野、通曉國際規則、能夠參與國際事務和國際競爭的國際化人才。

    進一步加強出國留學工作管理。1981年至1984年,國務院先後多次批轉和印發了關于自費出國留學方面的多個規定。198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改進和加強出國留學人員工作若幹問題的通知》印發,提出“按需派遣、保證質量、學用一致”的出國留學人員工作方針。同年12月,國務院批轉國家教委《關于出國留學人員工作的若幹暫行規定》。1987年1月,國家教委印發五個關于公派留學的管理細則。暫行規定和五個管理細則一起構成了許多內容仍沿用至今的、覆蓋出國留學事務方方面面的管理體系,成爲中國留學工作進入穩定發展期的轉折點。其間,國家教委成立了留學服務中心,駐外使領館陸續設立了教育處組,爲進一步發展教育對外開放事業打下了紮實基礎。

    進入上世紀90年代,中共十四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支持留學、鼓勵回國、來去自由”的出國留學工作方針,其後國家教委印發《關于自費出國留學有關問題的通知》,進一步放寬自費出國留學政策。1996年,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成立,全面試行“個人申請、專家評審、平等競爭、擇優錄取、簽約派出、違約賠償”的國家公費出國留學選拔與管理辦法,使留學工作在招生、選派和管理方面走上制度化、規範化和法制化軌道。1999年,教育部《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行動計劃》全面啓動,留學工作被置于重要位置。2000年,全國教育外事工作會議召開,總結了改革開放以來留學工作的成績,確定了未來留學工作的方向。2010年,《教育規劃綱要》再一次將留學工作作爲教育對外開放工作的重點。

    鼓勵留學人員回國服務,加強引智工作。做好留學人員工作和引進國外智力是新時期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的重要內容。爲吸引留學人員回國,讓國外回來的學者安心工作,鄧小平強調要做好安置他們回國的准備工作,指出“要利用外國智力,請一些外國人來參加我們的重點建設以及各方面的建設”。江澤民在中共十五大報告中繼續強調:“積極引進國外智力。鼓勵留學人員回國工作或以適當方式爲祖國服務。”1996年,教育部啓動“春晖計劃”,撥出專項經費資助在外留學人員短期回國工作。

    blob.png

    1993年春節前夕,江澤民等中央領導在人民大會堂出席留學回國人員新春聯歡會(神州學人資料圖)

    拓展全方位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改革開放初期,中國與西方國家在雙邊教育交流領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與美國恢複“中美富布賴特項目”;與英、德、法、日等多個國家開展教育合作;先後對亞非拉國家開放留學,資助其學生來華學習。這一時期的出國留學人員,一方面學習國外的先進知識,爲中國在教育、科技、經貿等領域更好地融入世界提供了助力,另一方面作爲文化交流使者,向海外推廣中國語言,傳播中國文化,加深了中外雙方彼此了解。同時,來華留學生也爲我國外交工作注入了活力,爲教育改革起到了積極推動作用。

    中外合作辦學快速發展。加入WTO后不久,国务院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教育部随后陆续研制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实施办法》《关于做好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复核工作的通知》《关于當前中外合作办学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外合作办学秩序的通知》等文件,完善了涉外办学的政策设计,有力强化了合作办学的规范管理,为提高合作办学的质量水平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提供了政策保障。

    加強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教育交流。1979年,中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成立。從此,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教育交流與合作,成爲我國多邊教育領域最引人矚目的內容。進入21世紀後,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教育交流合作在深度和廣度上進一步拓展,成果豐碩,很多重要會議和活動開始在中國舉辦。中國人也開始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嶄露頭角,繼中國學者蘇紀蘭兩度連任政府間海洋學委員會主席後,章新勝當選教科文組織執行局主席,唐虔擔任教科文組織教育助理總幹事。

    啓動並加強與其他多邊組織教育交流。從1979年開始,我國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聯合國開發總署、聯合國人口基金等聯合國駐華機構啓動教育交流合作項目,接受其教育援助,當時款項總計達數千萬美元。1980年,我國恢複在世界銀行的合法席位,1981年利用世界銀行貸款的第一個項目就是教育項目,我國在不到20年的時間裏先後利用世界銀行貸款吸納教育資金達26億美元。

    民間教育交流日益活躍。1981年,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成立,从此中国民间的、半官方的教育国际交流有了专门组织,开辟了國際教育交流的新渠道,在教育对外交流合作中具有里程碑意义。1983年,中国教育学会对外汉语教学研究会成立,架设起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交流的语言之桥。1987年,世界汉语教学学会成立,使官民并举在对外汉语教学工作中成功发展。伴随着这些民间机构的诞生和汉语水平考试的推出,我国汉语推广也在这一时期取得积极进展,使对外交流的语言之桥逐步走向科学化、规范化和标准化。进入21世纪,我国民间教育国际交流立足国内,面向世界,交流规模不断扩大,内容日益丰富,国内外影响力不断提升,逐步成为中国教育连接世界教育的重要渠道。

    高校對外交流合作日益豐富。改革開放後,高校層面對外交流的自主性和獨立地位開始顯現,以南開大學1980年組織召開明清史國際研討會爲標志,國內開始舉辦國際學術會議;中外高校之間開始開展學術研究合作;越來越多的學校開始與國外高校建立校際交流關系;外籍教師來華任教的學科逐漸多元,中國學者也開始走出去任教。上世紀90年代後,高校對外交流合作在“211工程”“985工程”“國家示範性高職院校”等重大質量工程的進程中開始向辦學理念、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等具體過程中延伸。高等教育國際化的機制建設也有了新進展。

    blob.png

    2003年9月,胡錦濤等領導人在全國留學回國人員先進個人和先進工作單位表彰大會上接見與會代表(神州學人資料圖)

    助力中外人文交流。具有中國特色的教育對外開放事業成爲中外人文交流的重要領域,在國家總體外交中日益發揮重要作用。自2004年起,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開始在世界各地陸續設立,積極推廣漢語,傳播中國文化。教育對外開放工作逐漸形成了宏觀、微觀相協調的對外教育交流矩陣。中國更加積極地參與到中外人文交流事務中。以教育交流爲引領的中外人文交流工作逐步向國際社會傳遞中國和平發展的正能量,在國際舞台上傳播中國和平發展、共建和諧世界的創新理念,力爭使中國的“軟實力”在國際上獲得與“硬實力”相稱的地位。

    03

    在轉型升級、提質增效中

    進入教育開放發展新時代

    blob.png

    2015年10月,习近平访英期间参观帝国理工学院,与国家公派留学人员代表亲切握手  摄影 | 新华社记者  姚大伟

    中共十八大以來,教育對外開放的基礎和條件發生深刻變化,在開放發展理念指導下,我國追求更有質量、更高水平、更可持續的全面對外開放,爲新一輪教育對外開放,特別是打造雄安、長三角、海南、粵港澳大灣區等教育對外開放高地,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注入了新動力。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積極推進轉型升級、提質增效,主動服務黨和國家工作大局,推動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全新格局方面取得曆史性新成就,教育對外開放的思想引領能力、頂層設計能力、聚焦國家戰略培養人才能力、推進共建“一帶一路”能力、做強中國教育能力、滿足人民美好生活向往能力、參與全球治理能力、服務宏觀決策和戰略咨詢能力等顯著增強。

    教育對外開放的思想引領能力顯著增強,將有序推進教育對外開放置于新時代治國理政重大理論與實踐重要位置。推动形成全面对外开放新格局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学校考察、与国内外专家学者和师生座谈,主持深改组(委)等会议审议重大议题,给国内外发贺信写回信,出访发表演讲和署名文章,会见来华政要和各方面人士,作出一系列指示批示时,对教育对外开放工作提出一系列富有创见的新理念新思想新观点,为做好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國際教育交流与合作事业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例如,担任深改组(委)组长(主任)期间,习近平亲自主持审议通过《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这一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份全面指导我国教育对外开放事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外人文交流工作的若干意见》这一党和国家首次就中外人文交流工作专门制定的文件、《关于推进孔子学院改革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一十九大后首个纳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的教育对外开放领域的顶层设计文件。习近平关于教育对外开放的重要论述集中体现在新时代首次全国教育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中。他强调,要坚持对外开放不动摇,加强同世界各国的互容、互鉴、互通;要聚焦世界科技前沿和国内薄弱、空白、紧缺学科专业,同世界一流资源开展高水平合作办学,把质量高、符合需要的引进来;要打造更具国际竞争力的留学教育,将我国建成全球主要留学中心和世界杰出青年向往的留学目的地,吸引海外顶尖人才来华留学,培养未来全球精英;要增强教育服务国家外交的能力,通过教育交流合作,继续办好全球孔子学院、孔子课堂,让全球几千万汉语学习者、几十万来华留学生成为中国的好朋友;要大力培养掌握党和国家方针政策、具有全球视野、通晓国际规则、熟练运用外语、精通中外谈判和沟通的国际化人才,有针对性地培养“一带一路”等对外战略急需的懂外语的各类专业技术和管理人才,有计划地培养选拔优秀人才到国际组织任职;要加快建设中国特色海外国际学校,解决各类驻外机构、海外中资机构工作人员,以及赴海外经商、务工人员随居子女在国外接受汉语教育问题,同时为海外华侨华人子女学习中文、学习中国历史文化提供便利。

    教育開放發展的頂層設計顯著加強。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對教育事業改革發展的總體要求,突出特點是堅持和加強黨對教育事業的全面領導,推動決策層級上移,圍繞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促進教育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體現在有序推進教育對外開放領域,就是顯著加強了教育對外開放的頂層設計,將教育對外開放工作納入到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百年藍圖的曆史使命和發展坐標中來審視;納入到黨中央國務院對教育事業的總體要求中來部署;納入到中央全面深化改革議程中來謀劃,推動我國教育對外開放事業從改革開放初期的“摸著石頭過河”轉向更加注重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的科學決策過程。黨中央、國務院頒布的多份綜合性改革和教育深化改革專門性文件當中,都不同程度涉及教育對外開放的內容和任務,在一系列深化教育改革發展的頂層設計和實施方案文件中,如《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等都將加強國際交流合作作爲重要內容和任務,彰顯教育國際化對教育現代化和國家現代化戰略目標的支撐作用。教育部等有關部門也圍繞貫徹落實中央精神,紛紛出台教育對外開放領域的專門文件,都明確了總體要求,提出了目標使命,部署了重點工作,強化了保障措施,構成了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四梁八柱”,助推教育對外開放改革創新舉措持續落地,推動我國教育對外開放的總體水平實現新的曆史性躍升。

    助力中國教育總體發展水平躍居世界中上行列。中国教育国际竞争力不断增强,教育普及程度不断提升,各级各类教育规模持续稳居世界首位,逐步由大到强,国际社会对中国教育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上海学生参加国际学生能力测试项目(PISA)、教师参加教师教学国际调查项目(TALIS)的优异表现,吸引了美国、英国、南非、以色列等国家纷纷来华探求“上海的秘密”和中国基礎教育成功的奥秘,英国政府决定持续开展中英数学教育交流项目,在中小学广泛推广上海经验。中国成为《华盛顿协议》正式成员,标志着中国工程教育本科质量得到国际认可;“双一流”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多所高校进入世界权威排行榜;首次用中国标准、中国专家、中国模式对俄罗斯大学及其专业开展联合认证和国际认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银行有关报告高度肯定中国全民教育发展成就和对全球教育发展的贡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深圳、上海、海南纷纷与我国共建高等教育创新中心、教师教育中心、中小学联席学校中心等二类教育机构,中国教育模式开始成为其他国家教育改革的参照。

    人才培養國際化水平大幅提升。我國雙向留學與人才引進規模迅速增長。截至2018年底,留學回國人員總數達365.14萬人,占已完成學業人數的84.46%。“留學中國計劃”擴大了來華留學規模,有望到2020年如期實現接收來華留學生50萬人的目標,學曆留學生特別是研究生比例上升較快,中國成爲亞洲第一大留學目的國。海外優秀人才來華從教的數量和質量明顯提升。正在實施的海外名師項目和學校特色項目已惠及160余所非教育部直屬高校。各地方政府積極出台海外優秀人才引進計劃,吸引了大量人才爲國家建設服務。

    人文交流機制不斷完善,上升爲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重要支柱。堅持以我爲主、兼收並蓄,先後建立中俄、中美、中歐、中英、中法、中印尼、中南非、中德、中印等高級別中外人文交流機制,教育服務國家對外戰略能力不斷增強。中國各級各類學校和教育機構與150多個國家和地區數千個教育機構建立了友好關系,教育國際交流在人文交流機制平台上得到實質性推進。530所孔子學院和1129個孔子課堂遍布全球155個國家和地區,全球漢語學習人數達1億人(以上數據截至2019年6月),中華語言文化影響力不斷增強。中外教育領域高層智庫間交流日益增多,成爲中國外交的有益補充和民心相通的活躍力量。伴隨著留學生質量和數量的雙提升,留學生已成爲中外人文交流天然的使者。民間教育國際交流積極服務公共外交大局,促進教育改革發展。不斷擴大的教育對外開放,爲各國間的政策溝通、貿易溝通、貨物交流等提供了有力人才支撐。中國教育敞開胸懷,不斷推動全球教育深度合作、互學互鑒,積極促進世界各國教育共同發展,助力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請進來、走出去”穩步推進,涉外辦學帶動中國教育質量整體提升。全國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約2500個,包含理學、工學、農學、醫學、法學、教育學等11個學科門類200多個專業;合作對象涉及36個國家和地區,800多所外方高校,700多所中方高校;每年招生超15萬人,在校生超60萬人,其中高等教育占90%以上,畢業生超200萬人。海外辦學邁出實質性步伐,已舉辦100多個本科以上境外辦學機構和項目。清華大學攜手華盛頓大學創建全球創新學院,北京大學彙豐商學院牛津校區啓動招生,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老撾蘇州大學等境外辦學機構在探索中穩妥推進,越來越多的本科院校和職業院校走出去辦學,推動中國教育逐步走向世界。

    雙邊多邊教育交流持續深化,不斷提高中國教育影響力。與188個國家和地區建立教育合作交流關系,與47個重要國際組織開展教育交流,與48個國家和地區簽署學曆學位互認協議。習近平主席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進行曆史性訪問,中國與教科文組織關系進入曆史最好時期。成功加入《亞太地區承認高等教育資曆公約》,積極參與全球教育治理。積極服務國際社會教育規劃的開發和制定,在教育2030、亞太經合組織教育戰略、全球高等教育學曆互認公約、職業技術教育戰略等有關國際文件起草研制過程中發揮建設性作用。服務重點領域改革,僅2017年度就實施國際合作項目18個,爭取國際援助資金700萬美元,利用跨國公司資金4.7億美元,開展重點領域的研究和試點。推進省部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實現主要節點省份簽約全覆蓋。

    中國特色、高水平新型智庫建設有序推進,服務戰略決策與咨詢能力顯著增強。教育部自2012年始启动42家国别和区域研究培育基地和4家國際教育基地建设,2017年又备案395家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和25家中外人文交流、教育开放发展研究中心,基本实现国别区域研究基地在全球国家、地区和主要国际组织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全覆盖,积极加强与建交国家和地区政治、经济、教育、文化、法律等领域的专业研究和动向追踪,加强主要国际组织和全球治理方面的追踪研究,为国家教育对外开放和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提供智力支撑。地方、高校、科研院所纷纷整合资源,成立国别、区域和国际组织专业研究机构和國際教育研究智库,诸多行业学会、协会和社会、民间组织也大力加强国别区域领域分支机构建设。一些高校还整合传统上比较分散的机构资源,成立国别与区域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院等,设立国别区域、全球治理等领域的专业或研究方向,招收中外硕博研究生、博士后和访问学者。


    经过70年的不懈努力,今天的中国已成为全球有影响力的國際教育中心之一,不但拥有世界最大规模的外语学习人口,而且建成世界上影响最大的语言推广机构;不但持续保持世界最大的国际学生生源国地位,而且稳居亚洲最大留学目的国位置;不但成为引进世界优质教育资源开展合作办学最多的国家,而且成为积极探索境外办学、重点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教育服务公共产品的最大发展中国家;不但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始终保持战略定力,始终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始终坚持教育对外开放毫不动摇,加快扩大教育对外开放,学习世界一切有益的文明成果,努力做强中国教育,对内服务构筑中华民族精神共同体、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且对外积极共建“一带一路”教育共同体,深化双边多边教育合作,参与和引导全球教育和人文治理变革,成为全球最大的成体系成规模、官民并举、旗帜鲜明加快教育有序开放、推动人文交流和文明互鉴、服务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大国,为更好做强中国教育、支撑国家现代化、服务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打下了坚实基础,不仅在中国教育史和中外人文交流史上,而且在人类教育史和世界文明交流互鉴史上写下了壮丽诗篇。(作者系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熊建辉)

    本文原载于《神州学人》2019年9-10期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刊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