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大山里教育的“新”与“旧” | 万里边疆教育行

    發布時間:2019-09-30 作者:王家源 來源:《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摘 要: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本刊所属的中国教育报刊社于今年6月初启动“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万里边疆教育行”(以下简称“边疆行”) 大型融媒体报道活动,分9路出发,深入全国9个陆上边疆省份: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甘肃、新疆、西藏、云南、广西。报道组走进一所所国门学校,与长期扎根边疆的教师面对面交流,体验他们在边疆的生活,感受边疆教育发展的巨大成就。 本刊特邀报道组成员,倾情讲述他们的边疆行故事。有别于传统报道的宏大叙事,这是真心与真情浸润的行走体验。于行走间,记者们的思想与心灵也因为走近、贴近、亲近,而得到了净化与升华。透过记者们的笔触,我们仿佛身处一幅祖国边疆教育的伟大画卷,也由衷地接受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的洗礼。

    位于中緬邊境的雲南省滄源佤族自治縣是典型的民族“直過區”。新中國成立後,這裏由原始社會末期一躍千年,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

    一個月前,我們深入這塊秘境之城,感受滄源對教育前沿的探索和對民族文化的堅守。這裏的“新”和“舊”碰撞、融合,它們與滄源旖旎的風光,一同印在了我們心裏。

    信息化給邊疆的孩子們帶來了什麽

    滄源最大的亮點是教育信息化。這個發現一度讓我們一行幾人非常意外。一個從原始社會走過來的民族“直過區”是怎樣與教育技術的前沿聯系在一起的?

    從縣城開車,要走兩三個小時的山路才能到達班老中心小學。沒有路燈,不遠處村寨的亮光和星星月亮,一同照亮了山路。同行的老師告訴我們,山上那些星星點點的燈光,就是緬甸人家了。

    校長沈應流是2005年來到班老中心校的。當時,學校僅有一台辦公電腦,而現在,不僅有了計算機房,實現了全校無線網絡全覆蓋,還有了3D打印機、編程機器人,創客教育在全校鋪開。

    近幾年,滄源縣開始引進創客教育,班老中心校是第一批試點學校。去年5月2日,沈應流把10個平時喜歡擺弄電子白板的年輕老師聚集到一起,給他們一人發了一套創客教具。讓他沒想到的是,第二天晚上,就有老師按說明書把機械臂做好,拿到了他的宿舍。“這讓我感到,創客教育可以成爲學校發展的突破口。”沈應流說。

    此後,學校開始思考,把機器人做出來的目的是什麽,怎麽讓學生們感興趣,下一步,如何讓所有人參與進來。

    P54.jpg

    中国教育报刊社“边疆行”云南报道组与当地师生合影。王家源 供图

    學校創建了興趣小組,學生們完成的作品被擺在操場上,吸引了不少同學的圍觀。隨著興趣小組的開展,學校還以班級的形式開展創客教育活動,每周進行一次。

    創客教育對于邊疆的孩子們來說意味著什麽?在沈應流看來,是讓高大上的科技,變成了孩子們身邊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現實,並通過編程讓孩子們有所感悟,對于培養他們的創新思維有很大的幫助。

    在去班老中心校的途中,汽車一拐,我們跟隨滄源縣副縣長楊金勇來到了班洪鄉南板完小。

    剛踏進學校,就下起了瓢潑大雨,白色的霧氣漸漸彌漫。一樓教室裏,六年級的學生們正在接受知識的“澆灌”。

    他們在上一堂直播課。屏幕的另一頭,滄源縣國門小學教師蔡荟瓊正在上六年級數學的複習課。不久之後,學生們就要參加升學考試了。這堂課,全縣所有相關班級都可以通過全景平台收看。

    一塊屏幕,把全縣最好的教育資源,鏈接到了縣裏所有中學和中心小學。全縣76個村小和教學點裏占全縣小學生47%的孩子,享受到了同鄉鎮中心學校、縣城學校一樣的師資力量,38個教學點音樂、美術等師資不足的問題也得到緩解。

    用味覺和舞蹈記住家鄉味道

    四十多人圍成內外兩圈,伴著歡快的旋律“打歌”,是勐董完小每天大課間的保留活動。這套充滿佤族風情的韻律操,從歌曲到動作,都由勐董完小的老師們獨立完成。

    工作之余,勐董完小校長陳世民熱衷于研究佤族民間音樂,自己還會譜曲、寫歌詞。一次偶然的機會,音樂教師彭麗春從陳世民那聽到了這首曲子,便萌生了配上動作變成韻律操的想法。

    彭麗春走訪了佤族民間藝人搜集動作素材,又從佤族傳統民俗活動“打歌”中提煉了經典動作,經過反複改進,形成了這套韻律操。

    佤族沒有自己的文字,除了口耳相傳和古老的崖畫,舞蹈成爲記錄生活、表達情感、傳承文化的一種方式。這個“能說話就會唱歌,能走路就會跳舞”的民族,在采訪的全程都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除了舞蹈,千百年來,阿佤人靠山吃山、靠火生活,形成了自己獨具特色的飲食文化。這幾年,老教師田國鋒一直在下鄉找“菜”。他要找的,是自己小時候吃過的傳統佤族菜。

    下鄉、摘野菜、打野物、自己煮、拍照片、寫菜譜。有些蔬菜有自己的時令,有些野菜相當難找。用了3年時間,田國鋒寫成了校本教材《佤族傳統飲食文化》。去年9月,這門課在學校開授。他想要講給孩子們聽以前的生活是什麽樣的,他想要孩子們用味覺記住自己家鄉和民族的味道。

    面對佤族民間文化的衰竭,在滄源,學校正承擔起部分保護、挖掘、整理、弘揚和傳承佤族民族文化的責任。在勐董完小的32個社團中,就有16個涉及民族文化,系統介紹佤族的器樂、舞蹈、飲食、民俗等。在陳世民看來,民族文化是不管學生走到哪裏永遠的根。

    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已融入一草一木

    南臘完小教師楊紅軍不太愛講話,但寫的一手好字。一筆一畫,遒勁有力,像他的爲人。

    教室中貼著他給孩子們的寄語:努力學習,用心做事。因爲努力是進步的階梯,用心是做好的前提。

    他這樣寫,也用言傳身教這樣教著孩子們。

    生于斯,長于斯,除了去市裏讀師專的幾年,楊紅軍幾乎沒有離開過南臘村和他教了半輩子書的村小。曾有調到城裏條件優越學校的機會擺在他面前,但被他婉拒了。1991年,在其他村小當了7年教師的楊紅軍調入南臘完小。同一年,由于工作業績突出,他被評爲“全國優秀教師”。從那以後,城裏的學校又多次抛來橄榄枝,但他依然選擇留下。

    楊紅軍並不認爲自己做了大多犧牲,他的人生和他的教師生涯一樣,早已和這所村小融爲一體,不可分離。

    盡管在村裏有自己的房子,但楊紅軍和家人住得最多的,依然是學校不到20平方米的宿舍。

    南臘完小校長李快忠說,有時候放長假,他惦記學校的情況,就打電話問楊老師,每次楊老師都回答:“學校很好,我一直都在,放心吧。”每次聽到他的這句話,李快忠打心眼兒裏感到安心和感動。

    楊紅軍極少拍照,家中的相冊裏,每年和畢業生的合影幾乎成爲他僅有的照片。

    翻看這些多半有些泛黃的照片,楊紅軍還能准確記起他們在上學時的一些細節:這個學生上學時特別能吃苦,現在已經讀大學了;那個學生成績很好,但是家裏很困難,我有時候會找他談心;這個女生當時愛打籃球……

    楊老師的故事,原本並不在我們的采訪和拍攝計劃中。但聽到這個線索後,我們深受感動,臨時調整了計劃,才有了與楊老師相識的過程。楊老師面容清癯,配上黝黑的皮膚,看起來頗爲嚴肅。但談到學生們,他的眼中總會流露出不一樣的神采。

    雖然自己沒有走出滄源,但楊紅軍希望孩子們能走出去看看。幾十年來,他就是這樣目送著孩子們邁著深深淺淺的腳印,走出大山,走出滄源。

    走向更寬廣的世界,走向未來,這正是滄源教育帶給我們的最大觸動。

    (作者系中國教育報記者)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