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爲推動和見證雙語教育發展而自豪

    —— 访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中国少数民族双语教学研究会荣誉会长丁文楼

    發布時間:2019-10-09 作者:趙岩 來源:《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編者按:新中國成立70年來,民族教育蓬勃發展。雙語教育作爲民族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培養少數民族人才,促進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傳承,促進各民族共同團結進步、共同繁榮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央民族大學教授、中國少數民族雙語教學研究會榮譽會長丁文樓出生于1940年,多年來從事少數民族雙語教育的理論研究和實踐,也親曆和見證了雙語教育的發展曆程。精神矍铄的丁文樓教授至今仍在爲雙語教育事業積極發揮余熱。

    記者:丁教授,您好,您是我國民族教育領域德高望重的前輩,您是怎樣與少數民族雙語教育結緣的?能否簡要介紹一下您的學習和工作經曆?

    丁文樓:我1961年考入中央民族学院(现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文系维吾尔语专业,师从著名民族语言学家马学良教授学习语言学。大学期间,我较系统地修完本科各门课程,打下了初步的语言学基础,也学习了党的民族政策。毕业后,服从国家分配留任学校。1966 年赶上“文化大革命”,后来又去“五七”干校锻炼。上世纪70年代初,中央民族学院恢复招生,让我给新疆少数民族学生教授汉语。当时,给少数民族学生教汉语有很多困难。首先,人们对这一工作的意义认识不足,包括某些领导也误认为“给少数民族学生教汉语容易,会说汉语就能教”。教学成果不被承认,科研成果无处发表。其次,就教学而言,一是没有现成教材,教材由教师自己编;二是自己学习的专业是民族语,要给学生教授汉语,是两码事。特别是当时工农兵学员文化素质普遍较低,有的仅初中毕业,绝大多数人一句汉语都不会说。面对这样的教学对象,对自己不仅是两种语言功底的考验,而且很多方面需要重新学起。我在教学中碰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查资料,去进修、充实自己,真正是边教边学。维吾尔语有不会的就向学生请教,和学生互教互学,正所谓“教学相长”。少数民族学生热情纯朴,我在多年的教学工作中与学生结下了深厚的师生之谊。从上世纪70年代初,到1995年因工作需要离开教学一线,我一共教了十几届学生,教过汉语语法、大学语文、古代汉语等十多门课。教学对象有本科生、研究生、留学生等。每每想起这些,成就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特别是看到学生的进步,倍感欣慰。

    中央民族大學有幾個教學單位開展雙語教學,我校關于雙語教學的每項改革或教學問題的破解都會對全國起到示範作用。1987年,我曾撰文《談談雙語教學的改革》(載《中央民族學院院刊》),提出從體制、教材、教法等方面進行改革。在學校領導支持下,我牽頭成立了中央民族大學雙語教學中心和全國唯一一個少數民族雙語教育研究所。爲解決學生“開口難”的口語問題,我和維吾爾族教師共同編寫了《漢語口語教程》,伴隨多屆學生的口語教學。爲解決教學燃眉之急,我主編了《中央民族大學預科系列漢語教材》,成爲本校和新疆多所高校的漢語教材。

    中國少數民族雙語教學研究會是馬學良先生于1979年親手創辦的全國性學術團體,在馬先生親自主持下,到1988年召開過6次全國學術研討會,出版過4本文集,爲研究會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對推動我國雙語教育事業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1997年學會換屆選舉,我當選爲第七屆理事會理事長,到2013年連任三屆。其間召開過12次全國學術研討會、5次國際學術研討會,舉辦過7屆雙語教師培訓班,開展了5次全國科研和教學成果評獎,出版了8本文集,創辦了會刊《雙語教育研究》等,對交流經驗、理論研究和全國雙語教育發展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

    幾十年來,我伴隨民族教育事業的發展而成長,親曆了民族教育事業的改革與發展,也見證了新中國民族雙語教育取得的偉大成就,深感民族雙語教育工作是一項偉大而崇高的事業,決心爲之終身奮鬥。

    記者:請您簡要介紹一下新中國的民族語言政策和民族語言狀況。新中國成立後,黨和國家的民族雙語教育政策是怎樣形成和完善的?

    丁文樓:我國是個多民族、多語言的國家,漢族是主體民族,普通話和規範漢字是國家通用語言文字,50多個少數民族使用80多種語言。新中國成立後,黨和國家根據我國國情、民族狀況制定了相關的民族語文政策,伴隨改革開放的推進,不斷發展完善,是我國實施民族雙語教育的依據和根本保證。這些政策概括起來有以下內容:民族平等和語言平等政策;幫助少數民族創制和改革文字;積極倡導、鼓勵各民族幹部群衆互相學習語言文字。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央和地方爲開展雙語教育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法規。特別是2015年頒布的《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決定》,提出了“科學穩妥推行雙語教育”方針:“依據法律,遵循規律,結合實際,堅定不移推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確保少數民族學生基本掌握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少數民族高校畢業生能夠熟練掌握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尊重和保障少數民族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接受教育的權利,不斷提高少數民族語言文字教學水平。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基礎薄弱地區,以民漢雙語兼通爲基本目標,建立健全從學前到中小學各學段有效銜接,教學模式與學生學習能力相適應,師資隊伍、教學資源滿足需要的雙語教學體系。”這是對我國民族雙語教育的頂層設計,是雙語教育的指導方針,是新時代我國民族工作核心理念的具體體現。

    記者:新中國民族雙語教育事業的發展大致可劃分爲哪幾個階段?取得了哪些輝煌成就?

    丁文樓:新中國成立70年來,民族雙語教育事業從無到有,經過了不平凡的風雨曆程。如果從曆史分期來了解民族雙語教育的發展,我覺得大體可分爲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從新中國成立到“文革”前(1966),是全面創立和初步發展時期;第二階段,是“文革”十年(1976),雙語教育受到挫折,可以說是緩慢發展和停滯時期;第三階段,從改革開放之初到上世紀末,是雙語教育大發展、大繁榮時期;第四階段,從本世紀初到現在。進入新世紀,我國頒布施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2001),《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年)》(2010)。2015年,第六次全國民族教育工作會議召開,雙語教育事業進入“科學穩妥發展”時期。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我國全面貫徹《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大力推廣和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民族地區雙語化進程加快,雙語教育模式由以民族語爲主、單科加授漢語,轉爲以漢語爲主、單科加授民族語。

    70年来,我国双语教育取得了辉煌成就。目前,民族地区从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已建立完整的双语教育体系。据统计,现在全国有1万多所学校开展双语教育,有22个民族使用29种文字进行课堂教学,双语教师有23.5万人,接受双语教育的学生达320万人,出版中小学教材3500多种,印数达1亿多册,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另外,建立了中国特色民族双语教育的理论体系,其标志是:第一,中国少数民族双语教学研究会成立,形成立体式、不同层次、不同门类的庞大的双语教育研究队伍。第二,研究成果系统全面。几十年来,广大双语教育工作者边教学边研究,产生了大量专著、论文、调研报告等,成果丰硕,既有理论创新,也有经验总结;既有语言对比研究,也有教材、教法研究等。第三,编辑出版了不同民族文字、不同层次、不同专业的各类教材,满足了民族双语教育的发展需要。

    記者: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民族教育工作,采取一系列重要舉措,大力推進民族教育事業科學發展。進入新時代,我國雙語教育事業呈現出哪些新的特征和發展趨勢?

    丁文樓:民族雙語教育是黨的教育工作和民族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黨和政府曆來對民族雙語教育非常重視。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雙語教育多次作出重要指示。全面貫徹新時代黨的教育工作和民族工作的指導思想和方針,服務國家大局,是廣大民族教育工作者的光榮曆史使命。應該說,中國特色的民族雙語教育是服務全國民族工作大局的重要陣地,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橋梁,是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的人才培養基地。新時代黨的民族雙語教育政策的核心理念,正是我國民族雙語教育重大時代意義與社會功能的集中體現。進入新時代,民族雙語教育工作應努力體現以下新的特征:

    首先,以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教育工作和民族工作的重要論述爲指導,堅定不移推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維護國家統一,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服務于國家語言規劃,促進“五個認同”;其次,科學穩妥推行雙語教育,提高全民素質,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爲民族團結作出貢獻;再其次,尊重和保障少數民族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接受教育的權利,不斷提高少數民族語言文字教學水平,繼承、弘揚中華多元文化,增強國家的文化軟實力;最後,培養大批“民漢兼通”的雙語人才,促進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爲民族地區同步實現小康提供人才支撐和智力支持。

    記者:近年來,國家大力推廣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有些人認爲推廣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會削弱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的教學,甚至會影響少數民族文化的傳承和發展。與此同時,也有人認爲民族語文應用範圍較小,開展民族語文教學沒有什麽意義,甚至會阻礙少數民族學習現代科學文化知識。應該怎樣認識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與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的關系?

    丁文樓:民族語文教學與漢語教學的關系問題,是困擾雙語教育工作者多年的老問題。在雙語教育中如何處理好民族語文教學和漢語教學的關系,是關系到國家語言政策和雙語教育質量的重要問題。民族語是少數民族學生的母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多次召開專家會議,強調“支持母語教育,因爲這可以利用學生和教師的知識和經驗,從而提高教育質量”。另外,民族語文教學涉及“尊重和保障少數民族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接受教育的權利”和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發展,其地位和作用是不可替代的。普通話和規範漢字作爲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在我國語言關系中具有獨特的地位和作用,少數民族學習漢語的重要性多有論述,毋庸贅言。因此,在雙語教育中,既不能只強調民族語而忽視漢語,也不能只強調漢語而忽視民族語。同時,民族語和漢語都是雙語教學用語,民族語文課和漢語課都是雙語教育的重要基礎課程,兩者密切配合,共同構成科學、完整的雙語教學體系“,殊途同歸”,共同培養、造就“民漢兼通”的少數民族雙語人才。因此,民族語文與漢語文教學是“相輔相成,互爲補充”的關系(見金星華主編:《中國民族語文工作》)。2013年,國家民委有關領導組成調查組,赴一些民族地區開展雙語教育調研工作,總結出雙語教育的經驗,提出“民漢兼通培養,民漢教學並行”的要求,我想這是對民漢雙語關系最恰當的表述。當然,在雙語教學中,各地、各民族情況不同,語言環境、師資條件等教育基礎條件各異,各地因地制宜開展不同模式的雙語教育是很自然的事。

    記者:感謝丁教授接受我刊采訪。祝您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丁文樓:謝謝!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