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學習類APP,當對教育懷有敬畏之心

    發布時間:2019-08-03 作者:曹梅 來源:中國教育報

    2018年12月教育部印發《關于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這份被稱爲“最嚴學習類APP”監管令出台後,學習類APP使用和監管的問題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整個教育科技産品的推廣應用都面臨很大的挑戰,其産品研發和推廣應用的思路均面臨重新定位與調整。

    媒体集中曝光了一些有害学习类APP的种种乱象:捆绑广告、诱导付费、外链游戏娱乐服务、违规收集学生隐私信息、提供低俗段子营造所谓的“轻松一刻”……匪夷所思,严重危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冲击基本的社会道义与良心。这也反映出很多面向基礎教育的教育产品的开发者并不懂教育,不懂教育教学策略,不分析学习者的心理特征和认知规律;很多开发行为是小作坊模式,抓住一点点概念就开始设计课程、开发产品、上市推广,追求用户黏性和点击量,将其所面对的学习者用户等同于一般的互联网用户,简单移植互联网行业中的用户策略,一味迎合学生,美其名曰从学生心理特点出发,无视可能的负面影响,无视真正刚性的学习需求,甚至本末倒置误导学生,这样的产品最终得不到教育用户的认可,无法立足。学习类APP鱼龙混杂的乱象背后,是“一些企业对教育没有敬畏之心”,一味地追求经济效益,而忽略教育特性,忽略社会责任。

        教育科技産品的第一特性:教育性

    任何教育産品,教育都是第一屬性,這是由産品的使用價值決定的,即服務于教育、服務于培養健全的人、“讓人成爲人”這一共同的教育目標。教育科技産品的宗旨在于將現有科技通過設計與開發轉化爲産品,以滿足教育需求並達成教育目標。教育科技産品有兩大特性:教育性和技術性。其中,技術性往往是最先奪人眼球的部分,特別是人工智能、語音識別技術等,讓技術切實能夠爲學習賦能;同時科技紅利讓學習類APP行業也充滿期待,近年來在線教育産業異軍突起,僅2018年就有多個主打中小學生作業輔導的APP獲得超過一億美元融資。但是,教育最初的目的經常會在巨大的技術光環之下被忽略甚至被沖擊,反而丟掉了一些教育常識,如教室安裝高清攝像頭的事件引發了“是否違反人性”的大討論,同樣,學習類APP在設計和開發過程中也常常會走入類似的誤區。

    聚焦教育性,首先要思考的是教育的本質是什麽?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培養什麽人,是教育的首要問題。黨的十八大提出,“堅持把立德樹人作爲教育的根本任務”。人工智能的視角認爲“教育的本質,是認知的提升”。中國核心素養研究項目組主張,教育的目的在于發展學生的核心素養。由此,發展出不同的教育理解,實踐上呈現德育導向、知識導向、認知過程導向、能力素養導向等不同路徑。我們認爲,如何“樹”人是教育科技行業需要重新思考的問題。

    當前教育科技行业往往思考更多的是如何利用技术,作用于具体的教学内容呈现、具体的教学策略环节改进学习过程,为教学增效,侧重于如何“树”人,并且持很强的知识导向、认知导向。当然,术业有专攻,很多学习类APP只专注在一个点上来做教育服务,无可厚非,但是,全面育人、能力素养等应该作为一个更大的教育背景和教育目标一直都在,不可忽略。因此,敬畏教育,就是始终坚守“教育性”第一特性,并从内容、用户、教学创新三个方面来实现。

        內容爲王敬畏知識 尊重用戶而非迎合

    提供优质的教学内容和服务,是学习类APP的根基,是彰显其教育性的首要维度。漂亮的界面、花哨好玩的功能均是锦上添花,内容才是内在价值和竞争力之所在。當前学习类APP深谙“内容为王”之道,一般都能够精准定位用户需求、制作有吸引力的高质量的学习内容。通过生产原创的新颖的学习内容,成立专门的教师团队,进行原创内容的开发和推荐,或制作精品视频或Flash动漫课件,或将线下的优质教辅资料二次开发为在线习题库,或采集各种公共英文电影资源加工转化为一手的英语学习资源等;还要依托一线优秀学科教师、教研员、教学专家等形成强大教研团队,参与学习内容建设,并对学习内容的质量严格把关。

    此外,借助人工智能與大數據分析等技術來分析學習內容的使用記錄,從而逐步精准判斷學習內容的難度、區分度、質量等特征,使學習內容在應用中大浪淘沙,優質的內容最終沈澱下來,成爲精品資源。

    学习类APP教育性彰显的第二个维度是真正地尊重用户,特别是尊重K12教育的学生。尊重不是迎合,不是学生喜欢什么就提供什么,不是只有表扬和鼓励。首先,要尊重学生的心理特点和认知规律,很多学习类APP提供的学习内容与生活相关联、多种媒体呈现、形象生动,教师讲课幽默,这些能有效地吸引学习者的兴趣;整合游戏元素于学习过程之中,激发学生的挑战欲和成就感,同伴之间形成有效的竞争,通过不断的积分激励学生一路向前。这样的设计當前比较普遍。

    其次,真正的尊重是尊重學生可能的弱點,有針對性地引導。學習類APP使用過程中,學生的自我學習管理能力一直備受挑戰,學生容易分心做與學習無關的事情,學習任務完成低效,使用電子産品時間長、影響視力等。因此,一些學習類APP開發出“護眼模式”,對使用時間進行了適當監管,即體現出一種真正的尊重。同理,開發一些學習計劃功能,引導學生更好地做自我學習管理;除了關注知識點診斷之外,建議對學生的作業時間、效率等進行跟蹤反饋與激勵。

    再其次,尊重學習者還意味著激勵更多指向學習者的內在動機而不僅僅是外在動機。不要把學生訓練成練習的機器,而要將學習活動發展爲一種社交活動:相互批改作業,曬一曬各自的學習作品,一起在錯題中“找找碴兒”。積分也許並非想象的那麽有效,目標爲中心的知識點診斷有時候很冰冷,而關注學習者點滴的成長,讓學習者看到自己的進步,可能更能激活學生內心的求知欲望。

        整合先進的教學理論 經由技術和內容載體實現創新

    某種程度上,教育是一門大衆的學問,誰都似乎有一些經驗和感受,誰都能說上幾句,誰都有一些學習方法。但是,教育同樣是一門專業,有不斷變化的教育理念、不斷浮現的認知規律、不斷創新的教學方法。無視先進的教學理念,教育科技産品很難創新。艾賓浩斯遺忘曲線已廣泛應用于單詞記憶類APP,學生注意力的相關研究成果應用在教學微視頻制作中,英語學習軟件中不時有情境認知理論的痕迹。有很多創新的教育科技産品起源于大學教學研究機構:WISE科學探究學習項目由美國教育科學院、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教授團隊研發,以知識整合學習理論爲指導,借助建模技術、可視化技術、動態仿真技術及智能測評技術等,培養學生的科學探究思維與能力。Scratch則是麻省理工學院開發的圖形化編程工具,創新使用積木模塊式編程訓練學生的計算思維。

    反观我们當前的学习类APP设计的内在学习理念,大多数难以摆脱知识为主的讲授模式、刺激—反应—及时反馈(强化)的行为主义操作练习模式、积分奖励以及游戏竞争的外部动机激励模式,即使是人工智能的应用,也仅仅是将机械练习进化为自适应练习,语音识别技术的应用扩展了对语音的自动评判与及时反馈,从内在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来看,當前学习类APP中的创新并不多见。因此,学习并整合先进的教育教学理论,经由技术和内容载体来实现创新的学习过程,是学习类APP敬畏教育的更高层次,关乎产品的创新,更关乎产品的生命力。

    (作者系南京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

    《中國教育報》2019年08月03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