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企業成爲重要辦學主體的實踐路徑

    發布時間:2019-09-03 作者:趙蒙成 來源:中國教育報

    《国家職業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简称《方案》)提出,“发挥企业重要办学主体作用,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举办高质量職業教育,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職業教育培训,鼓励发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职业院校和各类职业培训机构”。这一政策意味着企业将从职教系统中的配角走向舞台中心,变成与职业院校并驾齐驱的重要办学主体。根据政策规定,不论是与职业院校联合办学或是独立办学,企业都将不再是职业院校可资利用的“外部合作者”,而是真正的主人,这一政策的影响无疑是极其深远的。

    其实,促进企业实质性地参与職業教育一直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職業教育政策的重要主题。据不完全统计,1978年至2018年的40年间,国务院、教育部共颁布了30多份涉及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的政策。这些政策对于推动企业参与職業教育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总体效果不佳,其根本原因在于没有赋予企业办学主体的地位,企业一直被定义为职教系统的“外部人”,被要求配合职业院校的教育工作。《方案》致力于改变这一基本格局,企业将摆脱职业院校的“仆从”角色而获得独立身份,我国职教系统的结构也将随之发生深刻改变。

    把滿足企業人力資源需求作爲校企合作首要目標

    長期以來,政府的多項政策一直致力于努力促成校企深度合作,其目的主要是爲了提高職業院校學生技能習得的質量,以企業的技術資本去彌補職業院校技術教育力量不足的短板,造就能滿足當今經濟生産所需要的技術技能型人才。

    然而,對于企業而言,參與校企合作的主要訴求是獲得人力資源,但由于就業市場是自由開放的,企業即使參與了校企合作——比如較爲典型的訂單班、冠名班等,也難以在人力資源供給方面得到職業院校的承諾和保證。

    宏觀政策目標與企業的具體需求之間存在落差,可是現有的優惠政策供給卻指向經濟利益刺激,主要包括稅費減免和財政補貼。由于用力方向偏誤、力度不大且手續煩瑣,對企業缺乏吸引力,不足以推動企業深度參與校企合作。

    基于此,校企合作、産教融合應把滿足企業的人力資源需求作爲第一位的目標,把職業院校的目標——比如建立實習基地、提高實訓課程效果、提升課程開發質量等作爲次級目標,並以此爲基准進行政策設計,在此理念指導下才能調動企業參與的積極性,打破政策繁多但難以落實、效果不彰的魔咒。

    对适合举办職業教育的企业要有清晰合理界定

    在以往的政策中,对举办職業教育的企业的资质、管理、遴选办法、优惠措施等鲜有详细规定。然而,毫无疑问不是什么样的企业都适合作为職業教育的主体,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有强烈意愿参与職業教育。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的经济体制和教育体制均发生了根本变化,企业从职教系统中剥离,时至今日绝大部分企业已不涉足職業教育。目前政策要求企业承担职教主体的职能,这意味着给企业增加了一项其并不拿手的业务,从企业的发展看对企业并不必然有利。

    在企业制度的发展历史上,主营单一业务,至多是几项有限业务的组织结构,一直是主流的企业制度,专业化企业是符合社会劳动分工的基本企业样式。因此,企业是否真正乐意扮演職業教育主体的角色,深度卷入職業教育会给企业带来何种影响,是需要审慎考量的问题。

    如果对举办職業教育的企业没有清晰合理的界定,在路径依赖的驱动下,我国的职教体制很有可能再次演变为政府主管部门、行业组织、大型企业、职业院校“四位一体”的模式,职业院校沦为行业企业或主管部门的附庸。这实际上是退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的行业办学模式,不仅存在職業教育异变、背离教育宗旨的风险,还会面临计划经济时代行业办学的诸多弊端,比如职业院校主体地位缺失、过度且狭隘的专业化阻碍学生的全面发展、条块分割式的管理有碍教育公平等,最终导致職業教育效率低下、质量欠佳。这显然不利于培养新时代所需要的高素质的技能型人才,也不是《方案》所预期的结果。

    對教育型企業充分認可、認真研究、支持發展

    基于企业发展专业化的基本规律,能够成为職業教育重要主体的企业绝大部分应是教育型企业(不包括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方案》提出到2022年要培育数以万计的产教融合型企业,产教融合型企业的本质应当就是教育型企业。这是一种新型的企业,其主要业务就是職業教育与培训。

    与其他类型的企业相比,教育型企业拥有极为强烈的举办或参与職業教育的意愿。作为教育系统的“内部人”,它们比较熟悉教育教学活动,有能力成为職業教育的重要主体。同时,教育型企业又不同于职业院校,作为一种特殊类型的服务性企业,它们熟悉企业的生产经营模式,能更及时地跟踪技术革新,能依托高科技、对接国际化、秉承开放性,更积极灵敏地反映市场、行业、企业的需要。

    简言之,在職業教育系统和经济生产系统分裂的格局下,教育型企业在教育系统和行业系统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是企业制度的创新,是当下我国社会劳动分工演变的自然产物,它们在职业技能培训、产品研发、教育咨询等方面能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

    教育型企業不是憑空産生的。一部分教育型企業早已存在,它們以生産和銷售教學、實訓儀器設備爲主要業務。而大部分教育型企業則是近年來誕生的,是在與職業院校的合作中由新技術、新設備的應用催生的,它們常常由大型企業或高新技術企業的培訓部門衍生而來。隨著智能化時代的到來,這類公司發展較快,只是尚未得到政府和研究界應有的關注,沒有被作爲一種新型企業進行認真研究。

    對于教育型企業,政府應充分認可其價值,支持其發展,當下應重點解決兩個問題:

    其一,以“放、管、服”的理念和有關政策爲指引,確保教育型企業的生産主體地位,爲其發展營造良好環境。

    其二,确认教育型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虽然是从事職業教育与培训,但与公立职业院校不同,教育型企业的身份是“企业”,其业务活动是市场行为,政策应允许其合理地赢利。

    当然,教育型企业是具有一定公益性的企业,政府可以对其赢利空间进行指导、管理,也可以在必要时对其成本给予合理补偿。与此同时,教育型企业所生存的市场尚处于发育之中,政府应提供审慎而又积极的管理和服务,规范这类企业的活动,预防资本的过度冲动可能对職業教育带来的负面影响,促使企业的教育或培训符合学生(或学徒)的需要,从而促进这一新兴市场的健康发展。

    (作者系蘇州大學教育學院教授)

    《中國教育報》2019年09月03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