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美國對非教育援助關注精英群體發展

    發布時間:2019-09-20 作者:劉秉棟 來源:中國教育報

    教育援助,是國際援助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一個國家開展公共外交實踐和構建軟實力的重要工具。美國作爲全球教育援助的主要參與者,始終處于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成員國家對非援助的前列。在近60年的援助實踐進程中,美國先後成立國際開發署、設立非洲發展基金會、派遣和平隊、成立千年挑戰集團,整合各方資源協調推進,實施一體化對非教育援助,一定程度上促進了受援國的教育發展水平。

        動因:利己利他,排異強己

    教育援助具有利己和利他的雙重功能。然而,對外教育援助是義舉,卻不等于慈善。美國向來追求信仰、注重實際,對教育援助的利己功能有著清晰的認識。

    美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佛遜在設立學校獎學金制度時認爲,富人出于利己的理由,應該會支持這個主張。同理,美國作爲富裕國家,對非洲國家實施教育援助也不乏利己角度的考量。對非教育援助在改善受援國教育條件和促進受援國經濟發展的同時,一方面爲提升美國的國際形象和擴大其影響力奠定了良好基礎,另一方面促進貧困國家協同發展也爲美國創設了安全穩定、友好積極的外部環境。

    多年來,美國對非教育援助始終以貫徹美國自身國家利益和國家戰略爲首要目標,配合了美國對非洲乃至全球戰略的實施。有研究認爲,美國對外援助旨在加強其榜樣力量,提升美國教育及其背後的價值觀念、社會模式的吸引力、影響力和同化力。

    冷戰時期,美國在許多非洲國家實施教育援助。新世紀之交,歐非峰會、東京非洲發展國際會議等對非合作對話與形式層出不窮,法國、英國和德國爲代表的歐洲大國努力保持和拓展其在非洲的海外利益,與美國形成了激烈競爭。“使命感”促使美國削減對非教育援助計劃一再擱淺,産生了口不惠而實至的奇特現象。畢竟,美國對非教育援助不僅具有利己性,而且具有排他或排異性,是其參與國際關系競爭的有效工具。

    機制:機構聯動,互爲補充

    美國對非教育援助的實施仰賴國際開發署、非洲發展基金會等機構組織在財力和人力方面予以保障,形成了機構間互爲補充、聯動推進的局面。

    美國國際開發署是一個半獨立性機構,在總統、美國國務院和國家安全委員會政策指導下開展工作。成立之初,約翰·肯尼迪總統推出和平隊計劃,先後向貝甯、博茨瓦納、贊比亞等非洲國家派遣教師,從事對非教育援助。非洲發展基金會是一個獨立的美國政府機構,除接受美國政府大筆資助外,還有獨特的合作籌資平台,如非洲政府和美國私人公司等。該機構在貝甯、博茨瓦納、布基納法索等30多個非洲國家實施援助項目,大多通過直接投資方式,如提供種子資本和技術支持,促進受援者成長和發展。

    進入新世紀,千年挑戰集團應運而生,旨在進一步促進非洲國家民主轉型,支持的項目遍布布基納法索、加納、肯尼亞、摩洛哥、馬達加斯加、馬裏、尼日爾、盧旺達、塞內加爾、突尼斯等國在內的20多個非洲國家。在對非教育援助方面,美國國際開發署2011年實施了“全體兒童閱讀”項目,南非、加納、肯尼亞、烏幹達等17個非洲國家兒童從中獲益。

    全球發展中心的官方發展援助評估報告顯示,從施援效率角度看,非洲發展基金會位居對外援助提供者第二位。2011年,非洲發展基金會在索馬裏通過當地技術合作夥伴爲失業青年提供職業和工作技能培訓,6000余名索馬裏青年從中受益。2017年,爲非洲500多家企業投資約2000萬美元,200多萬人從中受益。

    當然,美國對非洲教育援助遠非單純著眼于經濟支持。有研究認爲,教育援助不僅發生資金和設施等有形物質的轉移,同時也帶有知識、理念甚至文化等無形資源或是意識層面的交流和互動。美國通過和平隊先後在非洲20多個國家進行教育教學志願活動,雖然受到有些國家的戒備,但也得到了一些國家的歡迎和認可。

    例如,在南非實施旨在改善師生和社區教學服務文化的學校與社區資源項目,以提升學生和教師的英語語言能力爲主要目標,直接參與小學階段的課堂英語教學,並與南非本土教師合作,使用英語作爲教學媒介,采用以學習者爲中心的方法,並在課外組織男孩女孩俱樂部、國際象棋和辯論小組、輔導計劃和學齡青年體育活動等。

    在坦桑尼亞,大約60%的志願活動集中在教育領域,在公立和私立中學教授數學、科學、英語等課程。在科摩羅,美國和平隊實施的項目僅針對教育教學領域,志願者爲初高中學生教授英語,開發教材、設計課程、實施教師培訓,促進了本土教師英語授課能力。

    趨勢:夯基壘台,穩步擴散

    據聯合國預測,非洲國家人口到2050年將占到全球人口的1/4。非洲國家青少年受教育問題不僅關乎區域穩定、創新和發展,也關乎全球治理與發展。

    從曆史援助動態來看,美國對外援助水平受國際國內形勢影響波動不定,但對非洲教育援助相對穩定。有研究指出,美國作爲對非洲直接投資存量第一大國,對非援助協調性好、持續性強。2010年至2016年,美國對盧旺達和科特迪瓦可持續發展目標援助占比分別爲16%和10%,其中教育領域高居17項目標前四位。

    盡管特朗普政府多次聲稱要削減對南非等相對富裕國家的對外援助,然而從2017—2019年和平隊在南非、萊索托等國家的支出來看,援助金額有著較爲穩定且大幅的增長。在援助資金穩增的情況下,對非洲青年企業家培訓也引起了美國的興趣。

    今年5月,非洲發展基金會與馬裏蘭大學史密斯商學院合作開發課程,組織來自加納、肯尼亞、尼日利亞及塞內加爾、南非、烏幹達等非洲國家的企業家參與非洲青年領導人倡議培訓。在該倡議框架下分別設有區域領導中心、曼德拉華盛頓獎學金及非洲青年領導人倡議人際網。其中,曼德拉華盛頓獎學金是一項旗艦項目,計劃2019年爲撒哈拉以南非洲700余名傑出的青年領導人提供機會,支持其在美國高等教育機構接受培訓、磨煉技能,並支持他們在回國後獲得良好的專業發展。

    美国认识到非洲青年创变非洲,投资今天满怀志向的青少年就是在投资未来。因此,美国对非教育援助立足基礎教育,不断向青年就业、企业家培训等领域扩散。通过直接投资、伙伴关系资金支持、派遣志愿者深度融入等方式实施各种项目,美国扩大了其在非洲国家各阶层特别是精英阶层的潜在影响力。

    (作者系隴東學院外國語學院副院長。本文系該學院博士基金項目“中美對非洲教育援助政策比較研究”[XYBY1608]成果)

    《中國教育報》2019年09月20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