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來華留學打造更具影響力的中國教育品牌

    發布時間:2019-09-27 作者:栾凤池 王俞苹 陈伟 來源:中國教育報

    繼承中國古代接受和培養“遣唐使”的傳統,並借鑒當代發達國家“通過留學生教育不斷向世界傳播本土文化、提高本國影響力”的作爲,1949年以來,新中國來華留學教育事業經曆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點到面”進而“從強調擴大規模到注重提質增效”的深刻轉變。在2018年召開的全國教育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打造更具國際競爭力的來華留學教育”,這既是對來華留學事業的肯定,也指明了來華留學教育的發展方向。

    新中國的來華留學事業發展經曆了起步奠基、穩步調整、快速發展三個階段。

    70年來,來華留學事業在規模方面不斷拓展和擴大,在質量方面不斷增強和提升,在體制機制建設方面不斷創新和完善,在服務能力和規範管理方面不斷改善和提高。

    70年来,来华留学教育已构建成为“规模庞大、学科齐全、多级覆盖、模式多样、面向全球”的现代化國際教育体系,全球性影响力和竞争力显著增强。

    70年來,來華留學活動成爲公共外交和人文交流的重要內容,增量基本穩定,層次穩步提升,分布趨于合理,品牌逐漸確立,服務國家外交戰略、教育改革發展和社會經濟進步的作用日益凸顯。

        70年來華留學穩步調整、快速發展

    1949—1977年,起步奠基階段。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主席高度重視來華留學工作。當時,我國主要與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國家進行對外交往。根據周恩來總理主持的會議研究決定,1950年底到1951年初,來自捷克斯洛伐克、波蘭、羅馬尼亞、匈牙利和保加利亞等5個國家的33名留學生陸續入境,成爲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第一批來華留學生。

    1954年的亞非會議(萬隆會議)之後,新中國與周邊國家和在亞非拉民族運動中獨立國家的建交日益增多,截至1969年達到51個,相關國家留學生相繼來華,留學生國別來源日益豐富。20世紀60年代初,中國開始少量接受來自西歐、北美和日本的留學人員,留學生國別來源由點及面覆蓋到各大洲。1971年,中國在聯合國恢複合法席位,截至1978年與我國建交國家迅速增至117個來華留學生人數隨之逐年增長。

    在擁有了原子彈、人造衛星、核潛艇、運十飛機和銀河計算機等一大批爲國立威的成就基礎上,中國先後招收和培養了12800多名外國留學生,爲其後的發展打下基礎。一是在配合國家外交布局的進程中,促進並加深了各國來華留學生對新中國的認識和了解,二是對于來華留學教育體系的建立和發展起到了奠基性和開創性作用,三是爲改革開放後來華留學教育的進一步發展進行了機構、制度和管理等各個方面的政策性鋪墊與經驗性積累。

    1978—2000年,穩步調整階段。1978年12月之後,改革開放政策逐漸盤活了內地經濟市場和社會資源,來華留學教育事業作爲社會發展的伴生現象,逐步煥發生機與活力,繼而進入了以中美建交爲標志的中國與西方國家相互增派留學人員的時期。1980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規定,在我國學習的外國留學生可以向學位授予單位申請學位,對于具有規定的學術水平者,可以授予相應的學位。來華留學生學位制度的實施標志著來華留學教育事業步入正軌,也是來華留學生結構層次不斷提升和優化的新起點。

    從1984年起,我國招收來華留學生的類別已經涵蓋語言生、學曆生、進修生和研究學者。進入20世紀90年代,隨著高等教育領域體制機制的探索、調整和改革,初步建立起了來華留學事業的相關法規和管理制度。在相繼推出“211”“985”等重點高教建設項目、推動高水平大學發展建設的同時,高校獲得相關辦學自主權,成爲招收和管理外國留學生的主體,並調整以公費來華生源爲主的模式,開始招收自費留學生。1996年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的成立,推動來華留學生的質量和層次進一步提高;1997年頒布了《外國留學生獎學金年度評審暫行辦法》,探索獎學金生年度評審制度;1999年高校大規模擴招,推動來華留學教育進一步開放和發展;2000年印發《高等學校接受外國留學生管理規定》,指導來華留學教育規範管理。

    在此階段,中國高等教育或科研機構合計接受和培養了約35.06萬名各類留學生,其中中國政府獎學金生32059名,占9.14%,自費留學生約31.85萬名,占90.86%;招生規模逐漸擴大,生源不斷向教育發達國家擴展,質量和層次有所提升;來華留學事業的宗旨和意義由主要服務于我國的外交大局逐步拓展到服務于國家整體外交、經濟社會發展和高等教育改革與發展;來華留學教育政策由封閉逐步走向開放,管理模式由政府直接管理逐步朝著“學校成爲主體、政府負責調控”的方向轉變。

    2001—2019年,快速發展階段。進入新世紀,隨著我國經貿、科技、文化、教育的發展,國家實力不斷增強,國際地位持續提高,對外國留學生的吸引力進一步增加,來華留學生的規模尤其是自費生或境外獎學金生的規模迅速擴大。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的綜合國力持續提升,強化培養知華、友華中高端人才的力度,成爲來華留學教育工作的使命和責任。

    在1978—2018年的40年间,来华留学人员的年度规模人数从1236人增加到49.22万人,增加397倍;具有接受资质的高校也从35所增加到1004所,增长近28倍。在2001—2009年期间,来华生规模的年均增长率超过20%。在2010—2018年期间,年度来华留学生规模从26.51万人增长到49.22万人,9年间提高了1.86倍。另有数据显示,仅在2016年就有13万多名外籍学生在我国學前教育机构和各类中小学就学,加之当年44.3万在华留学生,各级各类外籍学生总数已逾57万人。

    2007年,教育部先后制定了《来华留学生医学本科教育(英语授课)质量控制标准暂行规定》《普通高等学校外国留学生新生学籍和外国留学生学历证书电子注冊实施办法》,使得来华留学的教育教学环境得到改善,管理水平和培养质量有所提高。2010年,中国政府颁布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和《留学中国计划》等文件,就来华留学教育的持续发展提出“扩大规模、优化结构、规范管理、保证质量”的基本方针。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有關來華留學事業的一系列重要指示,對新時代來華留學的教育教學和服務管理工作提出了更高更嚴更實的標准和要求。2016年,中辦和國辦聯合印發了《關于做好新時期教育對外開放工作的若幹意見》,教育部據此制定了涉及來華留學教育教學管理的配套文件《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以此作爲國家《推動共建“一帶一路”願景與行動》在教育領域的落實方案。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的國際教育交流与合作日趋频繁和深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来华留学活动的定位不断提高、来华留学人数持续增加,成为来华留学生规模不断增大的主体区域。2016年的来华留学生共20.77万人,同比增幅达13.6%,高于世界各国平均增速;中国政府奖学金实行政策倾斜,达到61%,比2012年提高8.4%。2018年的来华生人数达到26.06万人,占比上升到52.95%,同比增长6.48%;共有4.07万人获得中国政府奖学金,占比增加到65%。

        來華留學學曆生比例逐年提高

    以2016年與2012年的高等教育來華留學數據對比爲例,2016年的總規模比2012年增長35%,學曆生比2012年提高7%,碩博研究生人數比2012年提高3.4%;教育、理科、工科和農學等來華生數量增幅均超過100%,經濟、西醫、文學、法學、管理等來華生數量增幅均超過50%,中國政府獎學金生總數增加70%,中國獎學金生中的碩博研究生比例比2012年增加12%。

    據教育部《2018年來華留學統計》數據,從生源的國別和學曆結構上來看,來華生總規模達到49.22萬人,生源來自196個國家和地區,遍布六大洲;亞洲國家和地區仍是最大生源地,占比59.95%;非洲略高于歐洲,占比分別爲16.57%和14.96%;美洲占比7.26%,大洋洲占比1.27%。接受學曆教育

    的總計258122人,占比52.44%,比2017年增加16579人,同比增加6.86%;碩士和博士研究生共計85062人,比2017年增加12.28%,其中,博士生25618人,碩士生59444人;接受非學曆教育的有23.41萬人,占比47.56%。學習工科、管理、理科、藝術、農學的學生數量增長明顯,同比增幅超過20%。

    從來華生的學費渠道上來看,中國政府獎學金生有63041人,占比12.81%,自費或境外機構獎學金等其他類留學生有42.9萬人,占比87.19%。按照中國目前的經濟實力、國家規模和國際通行做法,國家財政提供的來華留學獎學金總額在國際上尚屬中等水平;表明我國對外國留學生的政策總體上來看基本符合世界發展的潮流與慣例;中國政府以獎學金形式資助對方國家學生來華留學的同時,衆多中國學生也在源源不斷地通過對方國家提供的獎學金赴海外留學。

    從來華留學的規範管理來看,構建完整的來華留學政策體系,對于提升來華留學教育的吸引力至關重要。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有關部委制定的相關政策文件密集出台,表明我國已建立起較爲完整的來華留學招生、醫保、教學、管理、服務和就業等各方面的法規制度體系,形成了較爲完善的政策鏈條。一是在全國範圍內不斷完善來華留學預科教育體系,建設來華留學示範基地,評選英語授課品牌課程,培訓來華留學生管理幹部,設立英語授課師資培訓中心。二是印發《學校招收和培養國際學生管理辦法》,進一步明確來華留學生的招收和培養條件,規範學校和各部門的管理責任。三是印發《關于允許優秀外籍高校畢業生在華就業有關事項的通知》,旨在打通來華生的實習和就業渠道,提升來華留學的吸引力和感召力。四是印發新中國成立之後首個全國統一的規範標准《來華留學生高等教育質量規範(試行)》,明確提出要推進中外學生教學、管理和服務的“趨同化”。五是教育部明確提出來華留學要堅持質量第一,嚴格規範管理,走內涵式發展道路。

        “留學中國”走向內涵式發展

    今後,來華留學將更加國際化。聚焦更具國際競爭力的來華留學教育和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留學中國”品牌,是服務國家對外開放戰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抓手。中國的教育資源和教育市場十分龐大,隨著中外加強戰略溝通、推進務實合作,促進教育國際交流深度拓展,必將給經濟全球化、教育國際化帶來更多新機遇。全球聯系日益密切,但“挑戰層出不窮、風險日益增多”,來華留學教育將借鑒教育發達國家先進經驗,處理好國際競爭與國內發展之間的關系,進而通過對標國際標准、打造國際化品牌等措施,吸引更多國際學生,不斷提升來華留學教育事業發展水平,使中國成爲世界優秀青年出國留學的首選目的國。

    来华留学将更强专业化。聚焦来华留学教育质量这一制高点、稳步提升来华留学教育的专业化、科学化、规范化、制度化水平,以教育合作的共赢之举、以更加开放的谦逊姿态拥抱世界青年,吸引全球优秀人才。从扩大规模到提质增效是國際教育专业化发展的必经之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来华留学教育专业化需要完成的历史转型。针对来华留学教育链上的关键短板,就要围绕改革前沿强化前瞻布局,系统构建支持体系,进而不断提升培养来华留学生的专业化水平,规范管理国际学生的专业化行为,助力推动来华留学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专业化建设。

    來華留學將更具特色化。聚焦“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來華留學活動的推進,既是傳播中國文化、樹立中國形象、增進中外人民了解和交流的紐帶,也是順應曆史潮流、增進人類福祉和提高來華留學教育競爭力的重要舉措。乘著新中國成立70年宏偉成就的東風,來華留學事業要依據《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及《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實施方案(2018—2022年)》規劃的路徑與重點,全面深化來華留學教學管理的綜合改革與體制創新;實現新時代來華留學的教育理念、發展目標、服務體系和治理能力的全面現代化,讓“留學中國”的內涵更足、質量更優、品牌更強、特色更濃,努力使中國成爲全球最具影響力和吸引力的留學目的國。

    (栾凤池系中国[华东]石油大学國際教育学院院长、教授;王俞苹系中国[华东]石油大学高等教育学在读硕士研究生;陈伟系泰国清迈北方大学在读留学博士研究生)

    《中國教育報》2019年09月27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